<rp id="tzl5n"></rp>
<p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ins id="tzl5n"></ins></i></p>
    <span id="tzl5n"></span>
    <noframes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ruby id="tzl5n"></ruby></i>

      <track id="tzl5n"><del id="tzl5n"><ins id="tzl5n"></ins></del></track>
        <th id="tzl5n"><ruby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/i></ruby></th>

        <p id="tzl5n"><output id="tzl5n"></output></p>
        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專題專欄|視聽|長三角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        旌德縣劃歸宣城管轄的前前后后——紀念旌德縣歸屬宣城二十周年
        來源:《宣城歷史文化研究》微信版 作者: 發表時間:05-17 10:53

        歐陽季元

        微信版第1518期

        二十年前的今天,我們正在為旌德縣的歸屬問題,忙于省地領導之間。我為此日夜辛勞,并得罪了省里某些領導?;叵肫饋?,我當時的言行,雖然出于為旌德所致,現在看來,不免“傻氣多多”。

       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:1987年10月24日,徽州地委通知我縣四大班主要負責人,當日上午趕到績溪縣招待所開會。參加會議的人員有:績溪縣委、人大、政府、政協四大班子主要負責人;旌德縣四大班子主要負責人:方成、汪民澤、周夢良和我。

        下午兩時會議開始,地委書記胡云龍主持會議,他簡要說明當天下午會議的主要內容是:關于組建大黃山市的有關問題。接著由省人大副主任杜維佑講當年春夏之交,國務院原副總理谷牧同志來徽州視察工作后,在安徽省委常委會議上的講話內容。主要講了由歙縣、屯溪、黟縣和太平(當時的小黃山市),組建成大黃山市,祁門劃歸江西,休寧未提及,石臺劃歸安慶,績溪、旌德劃歸宣城。杜老說:休寧縣谷未提及,當然要劃在大黃山市內,祁門劃歸江西,我們安徽省委是不會同意的??兿獎潥w宣城,省委也不同意,準備另紙報告國務院,要求績溪留在大黃山市管轄。但是,旌德要劃歸宣城……

        1983年徽州地區地圖

        聽了杜維佑同志的講話后,績溪四大班子主要負責人,心情已定,他們大概認為有省委省政府的報告,績溪歸屬大黃山市管轄不會有問題。因此,他們四人不久就離開了會議室,剩下就是做我們旌德四位同志的工作。當時我們四人表態:不能接受省委省政府以及谷牧同志的意見,要求將旌德縣也留在大黃山市管轄。

        我的要求更為激烈。當杜老講旌德留在大黃山市管轄,市屬縣太多,市帶縣帶不動時,我當即回答說:“什么帶得動帶不動,旌德人還要靠自己的勞動和工作創造財富,自己搞飯吃,日本還是縣管市,名沽屋縣就管名沽屋市呢!”這時杜老非常不滿意我的講話。但是,我還是繼續說旌德留在大黃山市管轄的理由:一是旌德從本世紀40年代初一直屬徽州(國民黨執政時屬安徽第七區),至今已有47年的歷史,旌德現在的黨政干部、企事業單位的職工,大多來自歙縣、績溪、屯溪、休寧等地,不僅與徽州的工作人事關系密切,而且血源關系也很濃厚;二是徽州長期缺糧,旌德又號稱徽州的烏克蘭,屯溪人特愛吃旌德大米、花生、紅豆、老母雞,生活食性也少不了旌德;三是旌德地處風景秀麗的黃山東大門,是上海、南京、無錫、蕪湖等大中城市人員游黃山的必經之地,對于黃山市的旅游開放能起連帶作用……因此,要求報告省委省政府轉報國務院,將旌德縣留歸大黃山市管轄。

        杜老在我的強烈要求下,勉強同意我們上報省委省政府。我當即離開會議室,請地委書記胡云龍同志的秘書張振祥(既任黃山市人大常務副主任)同志執筆,我口述上報的內容。報告初稿擬成后,送杜老審閱,杜閱后說:“要將《要求將旌德縣留歸大黃山市管轄》的標題刪去,并要將方成同志表示擁護國務院、省委省政府的決定的表態也寫入報告。此時,我已意識到縣委主要負責人,當我離開會場去草擬報告時,他私下向杜老表示贊成和擁護,即便向省委省政府寫報告,也是白搭。

        晚飯后,我們四人連夜趕回旌德,將我口述的報告稿,按杜老的意見修改后,交縣委辦公室以旌德縣委縣政府旌發(1987)79號文件連夜打印成40多份包裝好,第二天(1987.10.25)早飯后,我與方成同志攜帶《報告》,趕到屯溪徽州地委華山賓館,將《報告》遞給了杜維佑同志。他們正在開會,做歙縣、太平和石臺等縣領導同志們的工作,叫我們到屯溪玩玩。

        晚餐后,我們在房間休息,突然,杜老打來電話,叫方成同志去一下。方成同志去后不久即回,并對我說:“歐陽,杜維佑同志昨天不是說了,報告的標題不要打印上去嗎?怎么今天帶來的報告,又將標題打印上去了?”我說:“我不知道,他們昨晚就打印包裝好的,我沒有看打印好的《報告》??赡苁撬麄冋J為《報告》無標題不妥,就自作主張將已劃掉的題目打印上了?!狈匠陕犖医忉尯?,又回到杜老的房間去作解釋,杜老仍然要我們將報告去掉標題,重新打印。我們只好連夜電話旌德縣委辦公室付主任楊永鍍同志,要他在10月26日早上帶著旌德縣委、縣政府大印趕來屯溪華山賓館,將報告重新打印上交。到此,我心里早已明白,我們的努力,等于一張白紙。當日午飯后返回旌德。

        晚年的杜維佑

        1987年12月4日,徽州地委派地紀委書記王立珍(前任旌德縣革委會主任)同志,來宣布國務院關于撤銷徽州地區成立大黃山市的決定??h四大班子全體成員參加了會議,并要求表態,事已至此,我們只好表示擁護。人大主任在表態時說了一句“行政區劃變動,應征求人大的意見”的話。會后,以縣委縣政府名義表態的報告上,將“人大主任的話”寫入了報告,報告送上后,杜老對此話極為不悅,并問此文是誰簽發的。當他們知是縣長簽發的時,杜又對我極為不快。我想誰叫你當縣長,縣長就應該為旌德的父老鄉親負責。

        1987年12月20日,省委副書記孟富林、省人大副主任杜維佑同志,來我縣召開四大班子會議,指導具體交接工作,明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各項指標,到1987年12月31日前的,上報原徽州地區,1988年1月1日后的歸宣城地區統計上報,以及明確了其它有關事宜。

        1987年12月24日,徽州、宣城兩地領導來旌德正式辦理了旌德縣交宣城地區管轄的具體手續。從此旌德縣的行政區劃正式歸屬宣城地區版圖。

        在整個徽州地區行政區劃變更的過程中,石臺縣劃歸安慶,他們高興;撤消小黃山市,改為黃山區,太平的同志意見最大,鬧得也很兇;績溪縣以為有省委、省政府的報告,為他們留在黃山市管轄撐腰,所以他們高枕無憂;旌德縣小,又無名氣,徽州、宣城都無所謂,可有可無。所以,在國務院文件宣布后,社會上立即傳言令人發笑的順口溜:“石臺笑,太平鬧,績溪嚇得一跳,旌德沒人要?!?/p>

        胡明與夫人

        1988年12月,我因公去北京,順便看望紡織工業部老副部長胡明及夫人洪琪,胡明同志拿出一大本績溪縣同志寫的人民來信,內容要求績溪劃回黃山市管轄。胡明同志指著信件對我說:“你看這么多告狀信,你們安徽,北京去的領導多,這個這樣說,那個那樣講,弄得下面的同志無所適從……”洪琪同志在旁解釋說:“不是告狀,是來信反映要求?!焙髡f:“怎么不是?就是告狀嘛!”

        我認為,行政區劃變動和地名變更,希望當政者要尊重歷史、文化、地理、社會、民俗等諸多因素,多走群眾路線,多聽各方面專家和老百姓的意見,穩定行政區劃,穩定社會秩序,對行政區劃變更,以慎重為好。

        2007年12月7日

        (作者為原旌德縣人民政府縣長)

        【責任編輯:zhanglingyan】

        用戶評論

        已有0人評論
      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  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
          中文字幕无码日韩欧毛,中文字幕无码亚洲八戒,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无限码,中文字幕无线码在线九区

          <rp id="tzl5n"></rp>
          <p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ins id="tzl5n"></ins></i></p>
            <span id="tzl5n"></span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ruby id="tzl5n"></ruby></i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zl5n"><del id="tzl5n"><ins id="tzl5n"></ins></del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tzl5n"><ruby id="tzl5n"><i id="tzl5n"></i></ruby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p id="tzl5n"><output id="tzl5n"></output></p>